首頁關於本站社會大學老人大學平鎮市民大學新楊平社區大學中壢社區大學

 

 

 

 

 

 

 

 

 

 

 

 

 

 

 

 

 

 

 

 

 

 

建立成人學習的優質模式

 

  這幾年來,社區大學不斷地普及,在此過程中,我們發現以往比較不被重視的成人教育領域,出現了一些新的變化,這使成人教育學習所設想的「終身學習」模式及內涵,都因為社區大學的加入,興起了陣陣波濤。

  具體來說,社區大學一開始便以「解放知識、催生公民社會」作為訴求,這種帶有社會改革意義的口號,在不少學者看來,似乎並不太符合成人學習者─尤其是都市中產階級─的脾胃;再加上法令規章缺乏配套,使得想以「學位」作為誘因,吸引過去未曾唸過大學的成人,在開設學術性、社團性以及具有批判性的課程上,都頗受挫折,與原先的理想存在著一段落差。這種現象,其實是可以理解的,畢竟對台灣的一般社區民眾而言,要成年人在一天的工作之後,花錢付學費到學習機構上課,多半的「需求」是偏用實用性、技藝性、或是休閒性的課程,這也是為什麼坊間過去的成人教育、社會教育,通常是由民間的補習班業者提供,頂多再由政府或民間的文教機構辦一些講座,點綴一下知識性內容。不少人因此在社區大學開辦後,預言這種憑一股理想來辦學的方式,大概維持不了多久。

  從這個角度來看,社區大學這六年來的表現,已經出乎不少人的意料,開始尊立下新的成人學習模式,而即使「理念型社大」往往經營得比較辛苦,但是仍然有一批批學員投入了「非典型」的成人學習領域,並且在各種場合突顯了社區大學的原始精神。而社大全促會所舉辦的各種專案,多是希望能透過資源的挹注,協助社區大學保持一定程度的「公共性」,不致於完全依賴市場機能。到目前為止,各個社大對於全促會的公衛課程、藥學課程、志工列車、社會支持系統、公民會議、公共論壇等等,都展現了參與的熱忱,尤其在成果發表的場合,看到一個個社大學員樂意分享自己的學習收獲,便會覺得推動社大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更重要的是:透過個人學習,證明成人的思想行為有改變的可能,那麼透過集體的學習,社會不也可能有所改變?!

  為了激發成人對於學習有更大的勇氣,並進行更多具備知識性質的學習活動,台灣的成人有很堅強的理由,可以要求政府投入更多的經費,並且更為用心來照顧卻有遞減的趨勢,這代表中央與地方不同,彼此的溝通還不夠,應該儘快改善,以免傷害到了認真辦學的社區大學。

  如前所述,社區大學的出現,為成人學習添增了不少新的形式與內容,也充實了終身學習的廣度和深度。我們絕不是抱持著特定的偏見,認為成人學習實用性、技藝性、休間性的課程,有什麼「不對」,所以想要去「糾正」。正好相反,社區大學提供許多成人下班後就近學習的管道,對於「學習社會」的建構,自然有一定的幫助,社區大學定位於「終身學習機構」,可以切合了這類需求。但在這一層比較注重「自利」的學習動機之外,社區大學若還能提供趨向社會「共利」的知識學習機會,那對於「公民社會」就有更直接的貢獻。而如果有愈來愈多的成就的成人,可以藉著社區大學這個「通路」,主動地探尋自己有興趣的知識,培養出一個個「公民美學家」、「公民科學家」、「公民環保家」、甚至「公民文史家」,那麼便意味著台灣整體公民知識力與行動力的「升級」,不正是大家樂見的願景。

  我們可以想像,當社會上「公民」數量增加時,台灣的政治可能不再令人如此煩心,有可能變得比較清明;當有更多的公民得到「培力」(empowerment)時,社區民眾將懂得如何善用組織的力量,來共同維護公共利益,「社會資本」和「信任」也可以逐漸累積。總之,我們有理由期待一個較合理的生活方式,彼此和平、友善、理性地結合成新的「生命共同體」。社區大學在這層意義上,很有機會創造出台灣的「教育奇蹟」,新年新氣象,讓我們繼續攜手共勉之。

∼顧忠華(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理事長)